您的位置:黄金岸 > 动态 > 交易 > > 正文

历时十九年 中国扇贝再次叩开欧盟大门

来源: 黄金岸 日期:2016-04-06 作者:hja
    一块肥沃的市场向中国企业敞开了大门。根据国家质监总局官网的通知,欧盟于3月4日正式解除对中国扇贝产品禁令,被拒19年之久的中国部分双壳贝类产品获准重返欧盟市......

一块“肥沃”的市场向中国企业敞开了大门。根据国家质监总局官网的通知,欧盟于3月4日正式解除对中国扇贝产品禁令,被拒19年之久的中国部分双壳贝类产品获准重返欧盟市场。

19年前,欧盟委员会以发现在中国山东某企业存在食品安全问题为由,全面禁止中国水产品进入欧盟市场。后来虽然陆续恢复了中国绝大多数野生鱼类产品,但是贝类产品仍在禁止之列。

一直以来,欧盟是全球最大的扇贝产品消费市场之一,也是中国扇贝类产品的主要进口市场。例如作为中国扇贝养殖的龙头企业,大连的獐子岛集团,有时一次性就向法国发货一两千吨。欧盟的“封杀令”,几乎等于关闭了中国扇贝类产品出口的半壁江山。

此番欧盟市场对中国敞开大门,不仅是对中国海洋养殖企业管理水平和品质标准的肯定,强力刺激相关产品出口,也将提振国际市场对中国食品安全水平的信心,提高中国企业的国际市场议价能力。

贝类复关“关山阻隔” 食品安全进步终获国际认可

回顾我国双壳贝类产品的复关之路,是一场中国速度与国际标准的战略角逐。

1997年7月,欧盟委员会以发现在中国从山东出口到欧盟的冷冻熟贻贝肉中发现副溶血性弧菌为由,对中国水产品予以全面“封杀”。此时中国扇贝年产量已达9165万吨,超过世界总产量的一半,该禁令导致中国扇贝的销售形势急转直下。

5年之后的2002年,也就是中国正式加入世贸组织的第二年,欧盟恢复了中国绝大多数野生鱼类产品、模拟蟹肉、小龙虾等出口,又于2004年10月解除虾、养殖鱼类等产品的出口禁令,但贝类产品的出口,始终未能解禁。根据相关统计,自1997年遭“封杀”以来,中国海洋养殖企业仅该品种的直接经济损失达数十亿美元。

双壳贝类复关之所以艰难,原因在于世界上主要水产品进口国都是发达国家,尤其是欧盟,在技术法规、技术标准、认证制度等方面拥有成熟、完善和详细的标准。尤其是欧盟,以其领先世界的科技和管理优势形成的技术性关卡,成为中国水产品在国际贸易中最难以应对的非关税壁垒。

2007年,在农业部的主持下,中国进出口检验检疫部门和海洋渔业部门连同国内最大的扇贝养殖企业獐子岛集团,发起了贝类产品恢复对欧盟出口的申请工作。长达十年的扇贝复关历程正式启动。

2009年春,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大连棒棰岛宾馆与大连部分企业家座谈。中国扇贝欧盟复关问题在座谈会上被提出,总理当即责成有关部门协助这项工作。此后,这项工作由辽宁检验检疫局和大连市海洋与渔业局具体操作,獐子岛集团作为惟一的企业方代表负责协助。

“中国企业太需要欧盟这片市场了”,张国范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出口欧盟市场,对中国水产养殖产业意义深远。不简单是钱的问题,更为重要的是,对于平衡国内市场波动、带动产业升级换代,提升产品品质、锻造企业竞争力等,都具有重要意义。”

接到中国关于双壳贝类的复关申请后,欧盟FVO审核组先后两次来中国对扇贝出口欧盟进行全面审核。2009年9月,欧盟FVO(欧盟食品和兽医办公室,简称“欧盟FVO”)审核组第一次来中国检查,评估獐子岛海洋牧场贝类监管和控制情况,还分别对大连海洋与渔业局、辽宁检验检疫局的实验室进行了全面的审核。

2013年11月,欧盟FVO审核组再次来到中国,除了对獐子岛海洋牧场的贝类管理体系进行全面评估,还对2009年提出的整改建议落实情况进行审核,并对大连市海洋与渔业局和辽宁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国家海洋环境监测中心的贝类检测体系、实验室管理及操作、卫生学调查和评估、海域环境管理控制体系等多个方面等进行了审核。

在多方准备工作下,最终,接受审核的部门和企业在海洋食品安全管理与控制方面、监控措施以及在残留物监测方面所作的各种努力,得到了欧盟专家的认可,叩关终获成功。

“对于扇贝产品来说,欧盟标准比其他市场更加严苛,攻克这最后一块堡垒,意味着中国产品的质量、中国企业的技术与管理、中国的海洋环境等综合要素得到全球最严苛市场的认可和肯定,也意味着中国企业的出口与国际化获得新的飞跃。”张国范对于本次复关事件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从时间进程上看,对中国海洋养殖企业来说,推进欧盟复关的过程,既是一步步向国际市场最为严苛的安全和技术标准靠近的过程,也是不断改善海区环境,改良产品品种,提升养殖技术和环境监测预警能力的自我锻造的过程。

在推进复关的过程中,獐子岛集团与中国海洋大学合作建立第一个国家级生态养殖实验室,成为中国第一个获得MSC渔场认证的企业。据悉,MSC认证的条件非常苛刻,虽然只有“可持续发展、生态多样性以及良好的管理体系”三方面原则,但其引申内容却涵盖了限量捕捞、恢复渔业资源和保护海洋生物多样性等诸多方面,被普遍认为是世界上对野生捕捞和增殖渔场最严格和最科学的认证程序。

碳汇渔业获国际肯定 环保标准与世界“接轨”

除了产品质量因素,复关艰难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中国水产品普遍缺少即将成为国际市场新贸易壁垒的碳标签。

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的参与,碳标签已经成为全球性潮流。例如,英国最大超市特易购已经表示,未来将要求所有上架的7万种商品上都加注碳标签。澳大利亚是2009年开始实施碳标签制度,该国已经做出了在未来5年将5%到10%的连锁超市上架产品贴上碳标签的承诺。在日本,碳标签制度的产品种类已扩大至94类,广泛涉及农产品、轻工和部分机电产品。

一直以来,市场需求、政府支持、科技进步是推动产业向前发展的三方动力。欧盟复关为中国水产企业下一步整体项目的运作提供了更好的机会,而更大的意义在于,这意味着我国在探索海洋可持续发展方面又取得了新突破。

在提交复关申请后,獐子岛集团成立了我国第一个碳汇渔业实验室,实验室主任由中国著名碳汇渔业发起人唐启升院士担任。该实验室曾做过一项研究,发现海洋是地球上最大的碳库,整个海洋含有的碳总量达到39万亿吨,占全球碳总量的93%,约为大气的53倍。人类活动每年排放的二氧化碳以碳计为55亿吨,其中海洋吸收了人类排放二氧化碳总量的20%~35%,而且可以储存上千年。

所谓碳汇,意指对碳的汇聚,即吸收的二氧化碳量大于排出的二氧化碳量;与之对应的名词是碳源。目前中国国内的碳汇渔业已经较为成熟。例如根据獐子岛集团的数据,2013年该公司培育的虾夷扇贝能带来碳减排的效果为70308.77吨二氧化碳当量,相当于305.6903万棵大树一年在大气中的碳移除量。2010年,獐子岛集团通过国际权威的通用公证行SGS碳减排认证标准,也获得了其在全球食品企业中颁发的首个“碳减排”标识。

碳汇渔业主要依托海洋牧场建立。海洋牧场是一种接近于自然的、可循环、可持续的渔业生产模式,在利用海洋资源的同时,重点保护海洋生态系统。在国外,海洋牧场建设已经非常普遍,而在我国,海洋牧场还属于一个新兴产业。

上个世纪80年代,獐子岛等开始建设现代海洋牧场。20多年后,其海域面积从最初的几万亩发展到现在的几百万亩。为了保护海岛及近海环境,獐子岛上没有大的工业企业,居民不养家畜家禽,污水实行专业定点排放,生活垃圾经过压缩后被转移到岛外处理。如今,中科院北黄海海上监测系统设在了獐子岛,对海洋牧场进行监控,为保证海洋生态的可持续发展提供科学依据。

推进复关挑战与动力并存 “海底探险”潜力与风险同在

从此前其他许多行业对发达国家市场的“入关”、“复关”的经历观察,往往都是业内主要企业成长为国际企业、向国际市场扩张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中国企业将最初难以逾越的国际高标准当成前进的动力和方向,并一步步向管理先进、质量顶尖、科技领先、兼顾环保与发展的国际企业迈进。

以獐子岛集团为例,在过去,中国的海洋养殖企业更多的是从农户手里收购成品,没有标准化的生产流程,质量难以保证。这也必然导致许多国家都以各类安全标准来建造贸易壁垒,限制中国产品出口。现在,獐子岛发展了遍布全球的标准化管理海洋牧场,先后在美国、加拿大、法国、香港、台湾、韩国、日本设立境外公司8家,陆续开通了朝鲜半岛、北美、日本的资源基地,与日企合资建设总仓储能力20万吨的中央冷藏物流基地,其“全球资源、全球市场、全球流通”的战略格局初步形成规模。

国际化的提速,背后往往有资本市场的助力。从獐子岛发布的2015年度业绩快报中记者注意到,公司预计2015年实现营业收入约27.38亿元,同比增长约2.8%。同时公司预计实现净利润约344.46万元。

欧盟复关是中国企业从“走出去”迈入“走进去”新阶段的标志性事件,而参与复关全程的獐子岛集团十几年来的发展历程给我们的最大启示是:中国企业在接触世界市场的同时,必然会激起其有意愿融入高附加值全球市场的意识;而融入的代价,必须是按国际标准进行产品生产。这一逻辑倒逼企业自身提高科技生产水平,提升品牌形象,实现产品和服务模式的快速转型升级。与此同时,“扇贝样本”是我国供给侧改革的一个案例。

在采访过程中,獐子岛的一位部门负责人说:食品安全无小事,举个例子:在入关这10年时间,獐子岛集团已经实现了装备上的全面升级,仅在作业船只上,逐步淘汰了木质船(木质的甲板存在着木屑进入扇贝肉中的隐患)。细小到一根缆绳,一张渔网,都有欧盟标准,有国际标准。吴厚刚介绍说,獐子岛集团已经建立起一整套符合国际规范,经得起检验的质量管理体系。

獐子岛集团中国扇贝欧盟复关工作小组的负责人表示,尽管我国在海洋探索方面取得了不小的成就,啃掉了国际市场的一块“硬骨头”,但海洋科学是一门高投入、集团军作战为主的科学,进军海上需要在政府引导、大企业带头、科研机构加大投入的前提下展开。且越向更广阔的海域挺进,收益大,风险更大,任何时候不能掉以轻心。

正如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所言:“世界的舞台很诱人,世界的标准很严苛,类似闭关事件非此一件,以后也可能会出现。多数产业仍将继续面临国际标准的洗礼,我们要从全球市场、世界标准和世界潮流的视野去践行企业与行业的供给侧改革。”

Tag标签:

温馨提示:本站文章内容仅供读者参考!

    字体大小: 加入收藏】【关闭窗口】【返回顶部